拉美是中国海外投资新模式的重要试验田
界面  2017/5/15 11:07:38

刻画:海外投资,拉美

数据:①、中国海外并购从2011年全球总量的5%跃升至2016年上半年的20%,并购金额达到约130亿美元。据中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非金融对外直接投资额达170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44.1%。到2020年,中国的海外资产预计将从6.4万亿美元达到20万亿美元。2016年,中国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对外投资国,仅次于美国。

②、中国人历来使用的收购兼并模式已经不再适用,集中并购活动会带来巨大的风险,近年来这类风险成倍增长。历史上,约25%的企业在并购交易达成后被降级。

③、中国重塑对外投资战略的一个关键领域是拉丁美洲。2016年11月,习近平访问拉丁美洲之后,第二份《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即面世。新政策明确鼓励中国企业在物流、电力和信息系统等行业与当地企业开展合作,促进企业、社区和政府领导人之间的互动。这种发展模式对中国而言是全新的。

④、海外投资新模式的另一个重点鼓励企业将生产能力转移到其他国家,避免使用直接投资来实现短期的产能出口。

云何数据分析整理 数据分析师:马瑞】

阅读原文↓

中拉产能合作投资基金执行董事刘佳华近日撰文表示,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时应坚持可持续发展和长期参与的原则,将公司发展战略与国家投资重点相结合,拉美将成为中国海外投资新模式的一个重要试验田。

以下是刊登在syndicate project的译文:

“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这两个中国倡议,囊括了习近平主席对海外投资的看法。这两个倡议表达了中国在相互合作的基础上建立新的全球化模式的愿望。

中国企业已经开始重视这些投资项目。到2020年,中国的海外资产预计将从今天的6.4万亿美元达到20万亿美元。但是,在投资海外项目的同时,许多投资者也面临很大的风险,如果管理不当,可能意味着高额的债务。中国的国有和民营企业如果要从这一新愿景中获益,就要从过去的失败中吸取教训,并从长远的角度出发调整优先事项。

中国重塑对外投资战略的一个关键领域是拉丁美洲。近年来,中国一直在大力寻求重塑与该地区的双边外交和经贸关系。2016年11月,在习近平主席访问拉丁美洲之后,第二份《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即面世,这份文件为深化双边投资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双边投资将在更强调合作的框架下进行。以前,往往是中方提供贷款支持,然而形势一旦恶化就会伤害中国投资者。

新政策明确鼓励中国企业在物流、电力和信息系统等行业与当地企业开展合作,促进企业、社区和政府领导人之间的互动。同样重要的是,这一政策也使得更多的投资者可以使用中国的资金、信贷和保险。总而言之,这种发展模式对中国而言是全新的。

尽管许多拉美国家存在相当大的政治不确定性,但这些国家的政府似乎很愿意通过改变自己来适应中国的改革。

例如,巴西政府推出“投资伙伴计划”以协调金融和交通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在阿根廷,毛里西奥·马克里总统领导的政府出台了鼓励投资的政策,试图在多年的政治经济隔离后恢复投资者信心。而在墨西哥,电信和电力部门的结构性改革加剧了竞争,和其他政策一道抑制了通货膨胀,并提高了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有望帮助墨西哥恢复初级预算盈余。

这么多国家层面的具体改革措施,将使得拉美成为中国海外投资新模式的一个重要试验田。但是,政策性文件和双边协议只是中国新型“走出去”战略的两个组成部分。除此之外,中国企业必须改变他们对外国投资机会的看法以及作为。

中国人历来使用的收购兼并模式已经不再适用,因为集中并购活动会带来巨大的风险。 不幸的是,近年来这类风险已经成倍增长。中国海外并购从2011年全球总量的5%跃升至2016年上半年的20%,并购金额达到约130亿美元。据中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非金融对外直接投资额达170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44.1%。

这个趋势是前所未有的,中国去年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对外投资国,仅次于美国。但有些问题被忽视了。最大的问题在于这种集中收购增加了杠杆率,债务比重越高,被降级的风险就越大。历史上,约25%的企业在并购交易达成后被降级。对中国企业而言,由于缺乏经验,无法妥善处理并购对公司业务构成的重大挑战,因此面临的情况更加棘手。

 鉴于这些风险,无论是在拉美还是其他地方,中国企业在响应政府海外投资新愿景的过程中应该优先坚持可持续发展原则。确实,“长远”必须是整个战略的起点。

 “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以长期合作伙伴关系为核心,在此后多年的投资中得到进一步完善。只有当金融基础稳固、增长前景可持续以及长期合作真正到位时,这种投资才能真正支持政府的发展战略。

海外投资新模式的另一个重点是全面考虑“国际产能合作”的目标。其目的是鼓励企业将生产能力转移到其他国家,以互利的方式加强“全球产业链”。应避免使用直接投资来实现短期的产能出口,这既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在多数情况下也不符合被投资国的利益。

对大多数股权投资者而言,任何一个项目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有效的投后管理。因此,必须在投资之初仔细明确权利和义务,这在过去是欠缺的。毕竟,并购只是漫漫长征的第一步。

就像我们现在在拉美地区所做的,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向海外投资。他们不仅要为自己的公司进行明智、可持续地投资,还要把公司发展战略与国家投资重点结合起来。这些目标并不是互相排斥的,尤其是只要企业领导层能够坚持贯彻可持续发展原则和长期参与原则。

(翻译:刘雨诗)

原文链接: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320578.html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编辑:马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