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会怎样打造?中巴经济走廊或是一道侧影
界面新闻  2017/4/21 14:09:31

“一带一路”的愿景已经提出一年多,它的状况到底怎样了?今后会如何发展?中国是否已另辟蹊径打通重要资源和贸易关口,突破了某些外部势力的遏制和围堵?

这些问题看似简单,但是想要回答它们,了解中国在海外的具体投资和建设是不可或缺的。

周二发布的一份报告恰逢其时,解答了许多问题。该报告分析了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状况,通过这一具有先行意义的战略项目,还原了中国“一带一路”贸易和资源战略的大量细节,包括中国在瓜达尔港和卡西姆港的建设进展,以及在巴基斯坦的能源和铁路投资状况。

报告题为《中巴经济走廊调研报告》,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经济研究院与《财经》杂志共同发布。报告显示,在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之后,中国已将瓜达尔港的面貌由破旧不堪改变为焕然一新:全新的用于装卸货物的吊机和门机,用于储存散货的筒仓安装到位,叉车、集装箱卡车等港口流动机械基本完成采购,办公楼和员工宿舍进行了翻修。

此前在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从新加坡港务机关收购瓜达尔港经营权时,该港几乎满目疮痍——港口机械因年久失修而无法使用,储油罐生锈,如山的垃圾堆满港口。现在,中国在瓜达尔港的项目包括两座火电站,一条高速公路,一座国际机场,以及港口基础设施,海水淡化设备,防波堤等,总价值约11.48亿美元。

瓜达尔港的战略位置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位于伊朗和巴基斯坦边境,面朝阿拉伯海,距离霍尔木兹海峡不远,后者是全球40%原油供应的通道。中国进口原油的常见路线是,从中东经由霍尔木兹海峡,绕过印度最南端,通过狭窄的马六甲海峡,再经由南海抵达国内。

如果能在瓜达尔港立足,便可以让中东的原油通过巴基斯坦陆路抵达新疆,再输往中国全国。在国际形势的非常时期,如果马六甲海峡遭遇封锁,或者敌对势力在南海引起冲突,瓜达尔港的地理位置将可以保障中东对中国的原油供应。

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说:“通过瓜达尔港向右1500公里就到达新疆,从距离上节省了1/10的路程……绕道至少35天的海路运输,我们节约了60、70倍的时间成本。”

截至今年6月,瓜达尔港已具备基本作业能力。去年5月,中远开辟了首条途径瓜达尔的航线,将瓜达尔本地生产的海鲜首次经由这个巴基斯坦第三大深水港出口至迪拜,然后运送货物返回至中国。巴基斯坦第一大深水港是卡拉奇港,第二大是军港奥尔马拉。瓜达尔港远期规划的货物年吞吐量达到3-4亿吨,超过卡拉奇港的10倍,几乎相当于目前印度所有港口吞吐量的总和。

报告还考察了中巴经济走廊的其他建设状况,包括卡西姆港的燃煤电站项目,以及铁路和工业园等。卡西姆燃煤电站项目由中国电力建设集团与卡塔尔Al-Mirqad Capital共同投资,价值20.85亿美元,并且配备了海水淡化、废水处理、噪声控制等设施。该电站使用进口燃煤进行发电,总装机容量1320兆瓦。报告预计,2017年10月左右燃煤基本到位,2017年年底前第一台机组将开始正式发电。

数据显示,目前与中巴经济走廊有关的电力项目共有14个,总价值161.19美元,其中水电项目3个,太阳能项目1个,风电项目4个,其余为火电项目。同时,中方负责为巴基斯坦修建两条铁路,三条公路,以及在瓜达尔港修建一座国际机场,项目总价值达到117.35美元。

尽管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进度基本符合两国预期,但实际建设过程仍面临许多问题和挑战。报告称,在巴基斯坦国内,中国投资似乎成了各党派和地方势力的争夺焦点,甚至出现了所谓的“东西线之争”。

此外,巴基斯坦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主要民族旁遮普族与普什图族、信德族、穆哈吉尔族和俾路支族等人口较多的少数民族存在一定矛盾,很多是英国殖民时代留下的遗留问题。例如,一些普什图人认为应该成立一个自治的“普什图斯坦”,反对巴基斯坦将普什图地区划入行政范围。这一观念甚至催生了恐怖主义,比如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出现。

截至2014年,巴基斯坦超过5万人死于反恐战争,经济损失高达1180亿美元,远超中巴经济走廊的数百亿美元的项目价值。不过,虽然巴基斯坦内部的民族矛盾和冲突起伏不定,但除了俾路支族的个别民族分离势力外,巴基斯坦目前还没有任何民族的主体政党和头面人物公开反对过中巴经济走廊建设。

根据《财经》杂志国际部记者郝洲,中国给巴基斯坦投建的电厂几乎用了世界最先进的燃煤发电技术,海水淡化直径10多米的特殊管道都从国内运过去,淡化设施甚至比一个体育场还大。

同时,为了保障经济走廊建设的顺利完成,巴基斯坦方面已经投入高达1.5万人的正规军保护中国项目组和工程师,这一数字不包括特警和民兵等准军事部队。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巴基斯坦这样无偿提供部队帮助中国。”

巴基斯坦驻华公使穆塔兹·扎赫拉·俾路支则说:“对于在巴基斯坦我们说,只有一个朋友你可以在所有时候都信任,那就是中国。”

俾路支不认为恐怖主义袭击是中巴经济走廊的最大威胁,而是暗示相关建设可能会触动区域内部分国家的利益,让他们对中国的崛起感到不安。俾路支说:“并不是所有威胁都来自恐怖主义……我们所在地区的很多国家不会对中巴经济走廊感到高兴。”

她表示:“长期以来一直有一种需求存在,那就是要孤立中国,遏制中国。中国的崛起引起了世界上很多地区的焦虑,一直以来都会有一些项目或政策来孤立中国,尤其考虑到在中国周边有一个相关‘联盟’的存在。”“中巴经济走廊不仅可以让巴基斯坦免受孤立,也可以让中国免受孤立,我们应该非常小心地建设它。”

原文链接: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026154.html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编辑:杨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