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铁鹰:美俄关系重启阻力重重
今晚报  2017/2/23 16:38:44

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反俄的麦克马斯特中将为国家安全顾问,取代亲俄的弗林。2月13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辞职,成为美国60年来在职时间最短的国家安全顾问。美国《华盛顿邮报》爆出,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弗林与俄罗斯驻美大使通电话,谈及特朗普就职后美国将撤销对俄制裁。他还误导美国副总统彭斯,否认与俄进行过任何有关制裁的讨论。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被截获的电话录音证实,在竞选总统的一年间,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多次与俄情报部门高官进行联系。关于弗林的最新爆料促使国会、情报机构和执法部门展开进一步调查。现在的问题是,美俄关系重启还能顺利推进吗?

总统竞选以来特朗普一再表示要与俄罗斯修好,他宣称的理由是:第一,奥巴马政府同时与中俄交恶犯了战略错误;第二,应放弃与俄的意识形态之争,将其作为基督教抵抗伊斯兰教的盟友;第三,俄罗斯是核大国,为了防止人类“核毁灭”必须与俄合作。而美国反特朗普的各种派别则认为,特朗普有把柄握在普京手中。美国历史学家福山在《金融时报》发文质疑,为什么特朗普从未对普京发表过任何批评,他怀疑普京掌握特朗普把柄,或是特朗普从俄罗斯借钱以维持其商业帝国不倒。民主党方面要求联邦调查局彻查特朗普与俄之间经济、政治和私人关系,今后的调查重点应放在特朗普是否知晓弗林谈话内容,何时知晓此事,通话是否来自特朗普的授意。

美国总统大选没有按惯例终结竞选期间的激战,而是让尖锐的美国内部冲突火上浇油,输掉的一方即美国精英层,表面上承认“跳梁小丑”获胜,但并不愿顺从接受。即便不能将白宫新主人赶下台,也要最大限度地阻止他修改美国对俄政策,弗林辞职已降低了特朗普与普京达成“重大协议”的可能性。对特朗普而言,与俄罗斯缓和关系或在制裁俄罗斯方面做出任何让步,都将是一场冒险的赌博。近日特朗普和他的发言人已经表达了这样的意思:俄罗斯应该向乌克兰归还其“拿走”的克里米亚,这是引人注目的反转,在竞选中他暗示过会承认俄罗斯对这个半岛的主权。对白宫关于克里米亚的言论,俄罗斯外长表示“我们不会交还我们本国的领土”。

特朗普政府深陷其中的“通俄门”事件,与45年前的水门事件有惊人巧合。在白宫例行记者会上,响起了 “总统知道多少,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两句“水门之问”时,有昨日重现之感。长久以来,特朗普及其团队对普京的奇特好感,一直使全世界困惑不已。他把全世界的盟友和国家几乎得罪遍了,唯独对俄罗斯自始至终夸赞不已,而美国两党传统上都认为俄罗斯是危险的敌人。现在的华盛顿精英层存在根深蒂固的成见,即特朗普是克里姆林宫的傀儡,在此背景下,白宫向俄罗斯做出任何让步,都可以解读为特朗普被莫斯科玩弄于股掌之间,所以美俄关系重启恐怕不会一蹴而就。 

原文链接:http://epaper.jwb.com.cn/jwb/html/2017-02/23/content_3_15.htm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编辑:鲁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