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上瘾的斗蛐蛐
今晚报  2017/12/23 18:08:04

蛐蛐,学名蟋蟀,这种生命力仅有百日的秋虫,吸引着许多爱好者为之着迷。斗虫时的激烈与兴奋,收虫中的慧眼识珠,养虫过程的辛苦和快乐,都是玩家们痴迷于此的主要原因。这些爱好者组建微信群,制定比赛规则,花样翻新斗秋虫,欢笑之余感悟也不少。

斗虫 从联赛到虫王争霸

“猛烈振翅鸣叫,一来是给自己加油鼓劲,二来要灭灭对手的威风,然后才龇牙咧嘴地开始决斗。头顶,脚踢,卷动着长长的触须,不停地旋转身体,寻找有利位置,勇敢扑杀几个回合之后,弱者垂头丧气,败下阵去,胜者仰头挺胸,趾高气扬,向主人邀功请赏。”两只蛐蛐正在罐里互相厮杀进行决斗,一旁的虫友爱好者在为自己支持的一方摇旗呐喊,加油助威。

爱好斗秋虫的王茂新介绍说:“我们这些爱好者都是邻居、同事、朋友,每年到了虫季都会斗上几轮。”从1998年简单逮上几只蛐蛐找好友寻斗,到2008年爱好者你一言我一语制定出了相对完善的斗虫规则,一只只小小球虫成了朋友、邻居间加深感情的纽带。

“随着爱好者数量增加,进行格斗的蛐蛐匹配起来就更容易了。配对的原则是按分量称重,两只蛐蛐的体重差不能超过0.2克的才可以在一起比赛,比如6克的蛐蛐选择对手的范围在5.8克到6.2克之间。记得最早那阵儿,固定参加比赛的有我、大魏、小李、王伯、刘大爷这几家,当时比赛规则还没有制定好,一个虫季下来能咬五六场,以总分高者为胜。”负责拍摄斗虫视频的二魏说。后来,模仿体育比赛的联赛制度,他们又将斗蛐蛐的规则进行了细化和修补,形成了更为公平的标准。“2013年开始按轮数比赛、每家派出的“选手”和数量等都要提前规划出来,大量收虫之后进行的“初选”争斗也算作比赛成绩,最多的时候能比三十多轮。我们发现,有的蛐蛐非常凶猛,能连胜好几轮,甚至可以从第一轮一直赢到最后,这样的蛐蛐大家习惯称之为‘虫王’。为此我们特意为最凶猛的蛐蛐举办‘虫王争霸赛’,每家派出自己的‘常胜将军’迎接其他对手的挑战,单轮淘汰,评选出这一虫季最厉害的虫王。”

收虫 独具慧眼识虫王

网名为“三源三缘”的小李说,“我和大魏、二魏、小宋从十几岁就在一起斗蛐蛐,那阵都是自己逮蛐蛐,倒点儿泥,养在小罐和酒杯里,每到秋天总少不了蛐蛐陪伴。童年的比赛虽不正规,但快乐是无法比拟的。”如今,在高楼大厦鳞次栉比间秋虫的身影越来越少,虫友们纷纷去田间地头、老乡家里收蛐蛐。

“山东、河南、河北等地都是好虫的几大产地,每年八月份一过大家心里就开始痒痒起来,这种乐趣是不玩蛐蛐的人体会不到的。”二魏说,收虫时遇到好虫那是最幸福、最高兴的时刻,同时也是和卖家斗智斗勇的过程,捡漏、打眼的情况每年都有,收蛐蛐可是大有学问。圈里人都知道“脑袋大脖子粗”是挑虫的首选,但这也并不绝对,还是应该看整体,身型匀称的蛐蛐才是最好。

提及收蛐蛐,“二魏”讲了一件让他记忆犹新的往事,“那是2008年在山东宁津赶集的时候,遇到的一只好虫,一般蛐蛐蜕皮七次即为成虫,而这只蛐蛐蜕皮八次,它的翅膀还没有长好,看上去带着一种霸气,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卖家开价三百元,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和他讲价,但心里认定就算不便宜,我也要把这只虫子收过来。后来经过比赛证明,我确实没有看走眼,好几次它一起翅鸣叫,对方蛐蛐都不敢张嘴了。刘大爷三只最好的蛐蛐都被它打败了。至今我再也没遇到过这么好的蛐蛐,还好留有当时比赛的影像资料,时不时拿出来看看,也心满意足。”
养虫 劳神费心却很快乐

收过来的蛐蛐拿回家养也有很多乐趣和故事。老齐说,“不同产地的蛐蛐出斗时间不同,良将没有成长完全出斗会被埋没,老态龙钟时同样不适合比赛,所以挑选每只虫最佳的出斗时间很考验玩家的水平。”每个人养蛐蛐的诀窍各不相同,通常我在饲料里会配上十七八种豆类以及米类和麦片。

养虫的过程充满快乐同样也很辛苦。“我不管多忙多累,忙完一天的家务琐事,晚上十点必须去伺候蛐蛐,喂食、喂水,照顾这100多只蛐蛐每天需要耗费四个多小时,一直忙到凌晨两三点,这样的日子需要持续四十多天,如果不是极大的兴趣使然,很难有毅力坚持下来。”二魏说,静养能延长蛐蛐的寿命,但绝对养不出虫王。“先天基因决定了秋虫的凶猛程度,依靠饲养是不能提高它们战斗力的,挑虫王完全是凭借经验。每年斗虫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月,但快乐却是可以蔓延一整年。从四五月份开始鼓捣养虫工具,准备饲料,八月收虫,九月开斗,到了冬天进行经验总结,趣事交流,然后马上又要开始制订新一年的计划,斗蛐蛐真的让人上瘾。”为了切磋探讨,虫友们自发组建了微信群,在那里他们多了一个茶余饭后可以聊的话题,普及知识,让斗虫养虫更为科学化。嘉 嘉

编辑:杨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