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三匝:世间有没有桃花源
今晚海外网  2016/11/30 14:12:56

世间有没有桃花源,尤其是在全球化、现代化碾压世界一切角落的时候?

有,这个地方就在中国,在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黄塘镇。桃花源正式的名字叫聚龙小镇。

车凤、王树兴所著《这就是我想过的生活》为读者忠实记录了这个桃花源内人们的现实生活。这是一本非虚构散文作品,作者以外来客的身份深入到桃花源,给读者提供了一幅诗意的栖居的风俗画卷,同时,它也是一份社会学调查样本。

聚龙小镇的确称得上是桃花源。在这里,开发商与业主是经常串门的邻居;在这里,每年会自发地举办不少邻里宴,最大的邻里宴能摆200多桌;在这里,信用良品店里不设收银员,也没有监控摄像头,消费者自己计算购物金额,自己付账、找零;在这里,业主们有自己的微信交流群,群里发布免费的顺风车信息;在这里,业主可以自己种菜、钓鱼,可以参加各种社团、协会。

要言之,这个桃花源是一个自发、自治的社区,这个社区弥漫的是家文化,每个业主都把其他人当成自己的家人。你也可以说,它是中国传统社会的新生,美好习俗在这里生根、生长。你在这里看得见礼义廉耻,看得见忠信笃敬。由此之故,它不断地聚集了一批批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人到此地安家落户。

我们知道,美国的立国基础就是村镇自治。自治是自由的保障,没有社会细胞的自治,即便思想家倡导自由,国家制度保障自由,自由也是空中楼阁。聚龙小镇的自治,其最根本的意义在于,它让人们对自由的精神追求落了地。从这个意义上说,它的标本意义还没有得到学术界和社会公众的深入认识。事实上,聚龙小镇的实践,为我们整个社会的发展探索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方向,也让那些追求现代价值的人们看到了希望。希望不在遥远的将来,未来其实已经到来。

聚龙小镇的实践说明,现代价值与中国的传统之间并不是一种对立关系,它们之间完全可以无缝连接。甚至可以说,如果不基于传统价值构建现代价值和现代制度,则这种构建注定是无法成功的。对一个经验主义者来说,旧瓶装新酒是一种成本最低、也最稳健的变革策略。

我感兴趣的是,这样一个桃花源是如何生长出来的。只有搞清这个问题,我们才能回答,这个桃花源是否可以复制。在我看来,也只有存在复制的可能性,深入探讨它的发生机制才是有意义的,如果它独特到不可复制,我们又何必关注它。真是那样的话,这个桃花源不过是那些厌倦了大城市病的人们躲避都市的一个孤岛罢了。

每本书的定位和承载量都是有限的,限于纪实作品的体例,《这就是我想过的生活》提供的是鲜活的案例,而没有试图从理论上论证聚龙小镇模式的可复制性,也没有过多挖掘桃花源生长史中的细节。这样做当然是对的,但我认为,仅仅靠一本书来透视这一当代桃花源的存在是不够的,希望更多的社会学家甚至政治学家意识到这一个案的普遍意义。其实创新不仅来自理论,更来自实践,实践同时也能为理论创新带来刺激和启发。

就我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我认为,《聚龙小镇文明公约》值得高度重视,它甚至具有五月花公约的价值。事实上,并不是有钱你就能成为聚龙小镇业主,买房前你必须签署这份公约。现代社会是契约社会,立约意味着签约者承诺遵循一个共同体内部的规则。当然,承诺遵循是一回事,实际是否遵循是另一回事。聚龙小镇的居民为什么能够遵循公约,我认为这主要是由道德自治所决定的。聚龙小镇的居民并不多,本质上它还是一个熟人社会,而在熟人社会,最有效的规则是道德自治。因为,一个不遵守公约的人,会被人们视为失德之人,他在熟人社会是无法生存的。

如果社会学家和政治学家要深入研究聚龙小镇的案例,我想他们应该深入思考的是,如果这个社区相当大(如北京的望京、天通苑),社区自治的困难何在?它与聚龙小镇的自治方式又会有何不同?尤其是当这样的大社区位于大城市,社区自治与政府管理之间又会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一切才刚刚开始,而这一开始的意义是重大的。(萧三匝)

书名:《这就是我想过的生活》

作者:车凤、王树兴

出版社:中国致公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10月

编辑:李赢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