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平:要敢为天下后 这样成功的几率要大得多
商界  2016/11/4 14:18:25

你知道吗?10月12日,李克强总理在深圳参加“双创”周活动,他不辞辛苦去东莞考察了一家手机厂商,这家厂商不是华为,而是脱身于步步高的OPPO。

中国最赚钱手机竟不是小米、华为等知名品牌,而就是步步高旗下的OPPO和vivo!OPPO出货量已位居全球第四,国内第二,步步高旗下的VIVO手机,也位居国内第三,OPPO加VIVO的总和,在全国占有量位居第一年狂卖近2千亿元,步步高凭什么?

在国内,业内开始用“华米欧维”(即华为、小米、OPPO、VIVO)来形容国产手机的新格局。

相较其他几大品牌,OPPO和VIVO的辉煌更多来自国内市场,这也是近年来全球手机业竞争最激烈的战场。厮杀中,雷军、周鸿祎、杨元庆等企业家你方唱罢我登场,罗永浩等后来者也相继大热。持续的喧嚣中,却始终看不到OPPO、VIVO两大品牌的“遥控者”——段永平的名字。

54岁的段永平至今仍是步步高的董事长。他在1999年初将步步高分拆成三家独立的公司,“小霸王”时期便追随他、陪同他创业的元老级人物成了这三家公司的掌权者。此后,步步高推出了嫡系品牌VIVO,主打音乐手机,“分家”出来的OPPO则定位国际时尚品牌,开始错位竞争。

OPPO的CEO陈永明、VIVO总裁沈炜,都是段永平创业时“六人组”的成员,这两家品牌也曾共享步步高的技术和销售渠道。

作为“遥控者”,段永平很早就退居幕后。在舆论看来,段永平是一个很神秘的人,他在新世纪初便逐渐淡出舞台,但他的“传说”始终未曾中断。

打工皇帝段永平

许多认识段永平的人都叫他“阿段”——这是广东人的习惯称谓。但段永平不是广东人,在“孔雀东南飞”的人才流动大潮中,段永平像许多南下的知识分子那样,一文不名,怀揣一个梦想,到广东寻找机会。

与很多早期白手起家的创业者不同,段永平的学历很高。

他1961出生于江西南昌,16岁就考入浙江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电子管厂。

北京电子管厂开厂总投资达一亿元,员工总数近万,是60年代亚洲最大的电子管厂,北京798艺术区就是在该厂的旧址上改建的。

段永平拿到这个铁饭碗,很长时间内都可以保证衣食无忧,但没多久他就放弃了。当时半导体集成电路技术正迅速取代电子管技术,电子管厂的市场不被看好,段永平不愿在这个看不见前景的行业里做一颗默默无闻的螺钉,把青春消耗殆尽。

思来想去,段永平选择继续进修。他考入人民大学计量经济学专业,于1988年拿到了硕士学位。

再次走出校门的段永平发现,发财热已波及整个中国,大就连学教授也卖起了茶叶蛋,拥有财富被传统的社会价值观所接纳。据段永平的一位同学回忆,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这个话题,“什么时候我们也能火一把。”

1989年3月,段永平来到中山市怡华集团属下的一间小厂做厂长,这间厂亏损200万元。段永平接手后,面对烂摊子,28岁的段永平决定彻底转型,带领工厂上下转攻电子游戏机。

彼时的国际游戏市场上,任天堂正风光无限。1983年,任天堂历史上第一台红白机Family Computer诞生,大量游戏爱好者迷上了这种卡带式的电视游戏平台。红白机红极一时,巅峰期时,“红白机”销售额比美国所有电视台的收入总和都高。

1990年,中国内地市场卖出了300万台游戏机,而有人预测它的饱和容量是4000万台。就像现在的VCD一样,一夜之间,中国冒出了数百家电视游戏机生产厂,段永平并没有抢在前面。
段永平说,他做事有个特点,就是敢为天下后。当别人还在什么东西好卖就组装什么的时候,段永平下决心创出自己的品牌,取下了“小霸王”这个响亮的名字。

从负200万到年收10亿

段永平和日华电子厂是红白机的山寨者之一,但很快,他们在中国的名头就超越“师傅”任天堂。

段永平用令人刮目相看的效率做起了质量、售后服务和经销网络三项工程。虽属打基础,却是拉动一个成功品牌的“三驾马车”——需做足功夫,真金白银,不容掺假。

三年之后,这间小厂产值已达1亿元,并在1991年正式命名为中山市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在众多的游戏机品牌中,小霸王果然称王称霸,一枝独秀。

同年6月,段永平以投入40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第一则有奖销售活动广告,推出了“拥有一台小霸王,打出一个万元户”的小霸王大赛。凭借强大的广告宣传攻势和低廉的价格,小霸王游戏机迅速雄踞市场榜首。

小霸王真正“发迹”还在1993年。那时电脑热之欲出,因为高昂的价格,始终是“但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段永平挖掘出这种“求之不得”的需要,于是,一种叫“学习机”的东西横空出世。

增加一个计算机键盘和一个电脑学习卡,把这些东西和原来的小霸王游戏机连接起来,通过电视机做显示屏,就组成了一套电脑学习系统。一台学习机只卖二三百元,这块新做的“蛋糕,你想想得有多大?

“头脑风暴”一旦启动,其势必不可挡。段永平将小霸王学习机投放市场后,凭借新颖实用的产品功能,加上一系列创意十足的营销策略和广告攻势,横扫杂牌军,迅速成为这个行业当之无愧的“霸王”,市场份额逼近80%!

小霸王的电视广告《拍手歌》在中国城乡间到处传唱,几乎成为这个儿歌稀缺年代的新儿歌代表,使一些以少年儿童工作者自居的人目瞪口呆。这则广告成本之低,效果之好,更使广告从业人员大跌眼镜。

其后,段永平请来成龙,在中央电视台天天念叨“同是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使小霸王家喻户晓。

1994年,有关方面做过一份问卷调查,问中国人最熟悉的电脑品牌是什么,结果出人意料,不是IBM,也不是联想,而是小霸王。

在同一时期,各种荣誉接踵而至,段永平被评为“广东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随后是“全国优秀青年企业家”。有关机构对小霸王品牌无形资产的评估为5个亿,1995年小霸王产值逾十亿。

经济效益最好的几年里,小霸王年底分红都是用报纸包现金,为此用掉了成摞的报纸。来应聘的人也络绎不绝,工厂从百十人的规模,迅速扩张至3000多人。

品牌如日中天,段永平却心意难平。他一手推动了这个家喻户晓的品牌,但他只是职业经理人,只是一颗更大的螺钉。段永平几次向集团递交股份制的方案都未通过,这为其出走埋下了伏笔。

1995年,在小霸王最巅峰的时候,“打工皇帝”段永平选择离开,这个消息引发商界热议。段永平与怡华集团签下了一个君子协议:一年内不和小霸王在同行业竞争。时任集团总经理陈健仁亲自为他开欢送会,还特意送了段永平一辆奔驰车。

“陈老总待我不薄,对我有知遇之恩。”多年后,段永平回忆说。


编辑:姚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