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轻舟已过万重山
品途商业论坛  2016/10/20 10:18:01

尽管微信朋友圈才是第一大社交利器,但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的微博依然保持了很高的更新频率。10月7日,毛大庆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跑马照片,他在河套小城巴彦淖尔完成了自己第46个马拉松,看上去轻松加愉快。

不停奔跑,已经成为毛大庆最享受的放松方式,甚至成为他的日常生活。今年三月份,他还曾感慨:创业是一场长跑,跑场是一座迷宫。

这种感慨带着自省和激励的意味。事实上,毛大庆和他主打联合办公的创业公司,正在成为行业中的独角兽。16座城市、50个场地、20个开业项目、近3万个工位……优客工场完整的生态链正在形成,且已将触角探至海外,比如新加坡和伦敦。

一个46岁的创业者,在一年半时间里,让一家创业公司完成从0到55亿估值的转变。曾经的万科高级副总裁高调地越过了人生的分水岭。

告别与重生

一年半之前,2015年3月,效力万科6年的毛大庆终于辞任万科。这场告别会堪称万科迄今为止规格最高的一次,这从侧面反映出毛的个人影响力。毛离开的消息公开之前,各种说法已经流传甚广。

万科总裁郁亮在告别会现场说,一个成熟的公司,不会因为一两个职业经理人采取个性化的处理。毛大庆则对万科表达了感激之意,他说,只有在万科,你才可以如此张扬个性,找不出另外一个中国企业了。

六年之间,北京万科的销售数字从43亿到200多亿。产品类型、市场份额、合作伙伴、品牌形象乃至员工数量,均可圈可点。

行业之外,毛著书立说,建言献策,成为王石、郁亮之外万科的第三极。他的性情、学识及人脉,让他横跨政商学三界,如鱼得水。

毛大庆离开万科的一年多时间里,有不止一个万科高管表露过羡慕之意,他们说:大庆走对了;他们还说:大庆运气不错。

但放弃股权激励和万科光环去创业,需要勇气。在地产行业里,有关平台与个人的关系时常陷入争论,而坏消息往往流传甚广。毛大庆的某个前任,离开万科后自行创业,有人说曾在山东看他为了一个几百万的单子拼命。十几年后,他兜兜转转回到主流视野,成为某家上市公司ceo,但地产江湖已经换了人间。那种离开平台就湮没在岁月里的职业经理人并不鲜见,前车之辙,后车之鉴,创业有风险。

而对毛而言,不论这次告别是甘心还是不愿,他最终选择出走,且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依然保持着极高的人气。在沃顿商学院的学习班上,他是最受欢迎的导师之一,上课间隙,一大票男男女女围拢合影,要知道,他们也都是高级职业经理人或小公司老板,此时的毛大庆,人气好似鹿晗或者吴亦凡这样的“小鲜肉”,可他已经47岁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如果没有告别万科,就不会有如今估值7亿美金的优客工厂。主打联合办公的大小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正如美国人知道we work,而中国人,地产人,都知道优客工场,虽然它并非同行业里最大的公司。

你可以说毛大庆会营销,善于作秀。但谁又能否认,一个成功的商人,最合理的标准就是兜售自己、自己的产品、自己的思想和世界观,从这个角度讲,他是成功的。

这种成功,得益于天时地利,也得益于毛的nice的性格。从过去到现在,无论大小记者,要采访毛大庆,他来者不拒;他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谈笑风生。这源于北京人骨子里的健谈,是一个成功者的基因。如今,或许还有一丝创业者的危机意识。

没有乔布斯 就没有滴滴打车

按照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的观点,创业企业分为有创新的和没有创新的两种。比如,一个开发并营销新产品的人是创业者,而一个街角的杂货店老板则不是。

毛大庆的优客工场,是一种创新吗?也许不是,它是舶来品。联合办公兴起于美国硅谷,这种为了降低办公租赁成本而共享办公空间的做法目前已有很多门类和模式;即使在国内,也已经有SOHO 3Q、无界空间、WE+、氪空间等公司与优客共分一杯羹。它也不是最大的一个,美国的联合办公公司we work估值已超过160亿美金。

但令人惊讶的是优客工场的崛起速度。从0到55亿估值,毛大庆只用了一年半时间,这可以证明此种商业模式的正确性,以及timing有多重要。但毛大庆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了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的快速切换?

回看过去,曾引发轩然大波的“4.26”讲话,成为毛大庆人生转换的加速器。2014年4月26日,毛大庆去住建部开会,会上依然是房地产支柱地位、土地财政、行业未来等老生常谈的话题。毛大庆兴之所至,脱稿讲了几十分钟。他说,这个行业如果这么发展是撑不住的,但现在动力转换的抓手没找到,中国经济需要科技创新。

这次讲话被在场人士整理成1万多字,随后公开发表。其中对行业的悲观看法,在某种程度被认为代表了万科的意见,更被解读为行业老大带头唱衰地产业,主管部门及万科均尴尬不已。从这一刻起,毛大庆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变得微妙。

与此同时,毛本身也在反思,从凯德到万科,他在公司里面最大的斗争就是跟董事会和管理层。“一天到晚就是要授权、要授权,要授权,绞尽脑汁去举牌去拿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任何创新和创造。把地价越垒越高,垒到你自己都害怕为止。最后就比谁家胆大呗,你说有什么意思?这是我最大的思想转化的动因,觉得实在是没有技术含量。”

在2012-2014两年间,毛做了一个关于20年人口变化和中国未来的研究,一共有200多页PPT;之前他还做过一次高校行,走访了47个高校,完成了一个关于美国次贷危机的背景分析。他的结论是,美国经济复苏,很大程度上来自它的创新科技,比如页岩天然气、石墨烯、民用太空舱技术等。“你看,创新是这个社会里平衡风险最好的东西。而我们呢?”

创业之前,46岁的毛大庆只熟悉一份工作,就是地产开发。万科是毛效力的第二家公司。在他看来,即使是创业,依然要依赖最熟悉的那些领域。“你不能去弄一个完全不熟的东西,哪有这么干的?”

毛大庆觉得,做开发商和做联合办公并不割裂。“它其实是一种转换,就是把原来你买的地变成了你盖的房子,变成了生产资料,把这个产业链再做下去。所以它本身仍然是在传统业务上的一种创新突破。”

起初,毛大庆希望优客工场能够制造出更多创业需求。就如同智能手机的出现,让移动互联网、APP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如果没有乔布斯,会出现滴滴打车这么牛的公司吗?”产品创造了需求,但之前就是没有人看见,毛大庆认为这才是一片蓝海。

巧合的是,他踏对了步点。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被写入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当年6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鼓励地方设立创业基金、大力扶持众创空间。优客工场在不经意间迎来了巨大的政策红利。

社交是一种巨大的生产力

优客工场的总部坐落在北京东三环外的阳光100大厦。沿一楼扶梯而下,你会看到巨大的、花团锦簇的壁画,像出自孩童之手,充满活力和想象力——这也许是一家创业公司应有的气质。

大厅里的一面展板上,“你有资源、我有需求”八个大字旁边,贴满各类信息:文案公司、商业银行、科技公司、网络公司、会计公司等在这里推销自己、提出需求。

这里就像一个巨大的社区。毛大庆说,优客提供的不止是高效、便捷、经济的办公空间,还提供200类服务。“比如你要申请阿里云得付多少钱,入驻企业在这里只需要10%的价格。;这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完整的闭环。”

二三十人、四五十人的小型公司如同一个个社群,在一个没有隔阂的空间里自由交流,产生各种链接。

毛大庆举了一个例子。优客工场里面有家智能家居公司,还有一家VR公司,原本不认识。后来他发现两家搞到一起去了,居然弄出一个合资公司。“他们一起去参加科技展,100平米的房间,设计师设计出各种款式、各种风格的家具,VR公司马上做成各种房型的平面,现在我给你弄出五种风格来,你看看你想怎么搭?”

再比如,优客有一家做精准扶贫创业的公司,和一个叫做“悦跑圈”的组织居然产生了交集。一起把旅游、穿越、徒步等活动,做到了穷乡僻壤。“参加活动的这些人,不少都是企业家,一来可以直接投资,还也可以宣传这些地方。一个扶贫的,一个跑步的,两个机构在马路上不可能产生关系,在优客它就有了,这种例子在这里比比皆是。”

毛大庆认为,社交就是生产力,它可以带来资源的重构。在自由经济的社会状态下,会产生大量的小微公司,这种很垂直、很窄众的服务领域特别多的时候,联合办公平台的意义得以凸显。

这就是社群经济。做传统行业的人,不一定特别敏感,但毛大庆所接触的互联网圈子却不然。他们判断,当90后和00后人群成为社会主体的时候,社区经济会成为很普遍的一件事,人人都会去搞社交,人人都会去搞社群,人人都想在各种群里面、圈里头寻找自己需要的各种各样的要素。“社会要素获取渠道发生变化了,这个是我对这件事的总结。以后会多出很多种新路径。”毛大庆说。

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市场上,政策的力量大到难以想象。它是优客工场这样的众创空间的助推器,但政策的浪潮一旦退下,优客还会有那么明晰的未来吗?比如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你目前很难分辨出它究竟是一句口号,还是能真正释放出社会各个角落的资本和热情。

据科技部部长万钢统计,2015年,全球有7800家众创空间,其中中国占4800多家。另一个让人吃惊的数字是,2015年,中国新增注册企业超过400万家,这意味着,每天有1.2万家企业诞生。

毛大庆认为,政策支持固然是重要原因之一,但创业潮背后是一场介质革命,正如1821年电磁波被发现,造就了蒸汽时代到电气时代的巨变。他相信互联网时代同样会带来一场革命。创业一年多时间里,毛考察了英国、法国、日本、新加坡,甚至以色列。“怎么所有这些国家都在搞联合办公?人家国家也没有政府号召,突然间全球都冒出一堆这玩意儿来,什么原因?这个规律可以总结一下了吧,这个不是中国的事儿了。”

我问毛大庆,一年以前的时候,你想过优客的估值会有8亿美元、9亿美元吗?

他回答得很坦诚,他说,我完全没琢磨过这个公司会变成多大,我也不知道。很客观的说,我最早的心理状态就是,哎呀,弄一个小模式,这个模式挺好玩,我们这么点人,大家在这儿自得其乐,挣点小钱,也能自我周转,挺好。也没想说这个公司将来能变成什么伟大的公司,真的没想过。

但他反问,马云十几年前,他知道阿里巴巴是这样的吗?很多事情实际上趋势是很重要的,你能不能掌握趋势、跟着趋势走?

圈里圈外

毛大庆一直是一个“非典型”地产人。他的微信朋友圈非常博杂,微博也没放弃,他发出的东西、关注的话题,已经超出一个地产商人的范畴,尽管他瞪大眼睛和我说,我还是地产人,当然是!

离开万科,反而成为毛大庆的新起点。他的圈子已经脱离地产这个窄窄的范畴。他有十几个身份,甚至有一个国家公职;他的日程表满满当当,一天赶两班飞机是家常便饭;企业界、政府界、校友界……他给国务院领导讲科技改变未来,为中国第一档搏击赛事昆仑决站台,甚至忙里偷闲,翻译了耐克创始人菲尔·耐特的唯一自传——毛大庆给这本书取名《鞋狗》,由英文名直译而来,引发一众耐克粉丝的吐槽抗议:凭什么让一个开发商来翻译?!

这些庞杂的人脉、信息、资源,又成为优客工场的核心竞争力——优客多了一个自带明星光环的代言人,优客的客户则收获了更多的合作资源。

擅长跑马拉松的毛大庆,始终在加速。马拉松治愈了毛大庆的抑郁症,这是万科留给毛大庆的财富之一。曾经有人笑言,万科的运动传统,会不会成为一种变相的职场歧视,但事实证明,跑步对于毛大庆而言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他登山出海,去丈量世界的宽度,没人知道他收获了什么,他说50岁之前要跑完100个马拉松。这意味着从现在到2019年之间,他还有53个马拉松要跑。

这对一个创业者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可自己做自己的老板,最大的快乐不正是主宰自己、得到自由?

这种自由的滋味,毛大庆冷暖自知。二十多年的地产生涯,毛说他最大的收获是认识社会,但他也说自己思维跳跃,不够有逻辑。他需要关注的人和事太多了,他曾有一天连续发了25个朋友圈。

忧患意识还是有的,毛大庆目前对优客工场的期待是,先把体系建设好,把商业模型弄扎实,基本的规模先建立起来,不必去想太复杂的东西。

而他对个人的期待,则要明确得多:财富自由、时间自由、最关键后面精神自由。毛大庆没偶像、没座右铭、谁也不崇拜,但他喜欢毕加索,觉得他越老越天马行空,越没有人能拘束他,这是他理想中晚年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我向往那种状态。”

创业后的某一天,夜里3点多,毛大庆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图片上蒹葭苍苍、烟雾茫茫,有一叶扁舟飘过。毛大庆写道:轻舟已过万重山。

原文链接: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106429.html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编辑:鲁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