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富之女刘畅独立掌舵后首次公开演讲:立志做社交名媛,却成了霸道女总裁
投资界  2016/10/13 11:05:31

10月11日,新希望集团董事、新希望六和集团董事长刘畅现身“新希望集团2017年校园招聘北大宣讲会”,并发表了演讲。

刘畅出生于1980年,她在演讲中分享了自己成长的经历,“从头到尾不是典型的乖乖女。”14时立志做社交名媛的她,为了让别人记住还自制名片。同时她也分享了如何从一个“特别颓,特别垮”的少女到学会“去接受自己”的心路历程。

谈到回归新希望的原因,第一是家庭情感的因素,第二是事业平台的考量。同时她也对新希望在实体和金融投资两部分的布局进行了分享。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们今天的内容大概有三部分,首先,通过我自己的经历来讲一讲作为一个年轻人在职业规划上,每个时期的不同选择。第二,希望能够给大家呈现新希望究竟是什么样的公司?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不停地听到人家讲新希望是首富、是养猪的、干饲料的,或者民生银行,可能碎片化信息带给你的印象并非全部。第三,我会介绍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请什么样的人来帮助我们做好事业。

其实我只在北大待了三年多,从小到大,最让我舒服的地方确实是这里。我回想我自己,从头到尾不是典型的乖乖女,在别人的眼里,我可能是一个女总裁,也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孩,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有非常富有的父亲,还有一个很不错的事业平台,应该说是有里子也有面子。从我自己的角度怎么看呢?其实从小到大跟每个人普通人经历过一样的事情,甚至小时候干过很莫名其妙的事情。

我在14岁读初中的时候,其实有一个挺远大的志向,就是要做一个社交名媛。那时候老师给大家课外的作业就是放暑假一定要去英语角,每周都要去,跟别人练英文,我会想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别人记得我,于是跑到复印店,挑了有花有草的名片纸,把自己什么名字,年龄,BP机号码印在上面,跟人家一边交流,一边发名片,希望大家能够记住我。

后来这个事情被父母知道了,他们看到这个名片的时候,表情就是哭笑不得的感觉,不知应该批评你还是该表扬你,总之没有说什么,最后把名片没收了。前几天有一次我爸开他保险箱,滑出了我当时的名片,我捡起来的时候跟我爸相视一笑,才知道爸爸蛮欣赏我的创意。

我干过挺有创意的事,我不觉得是叛逆,这个词不合适,还有很多不一样的事情。在不同的阶段尝试不同的维度,当然,我的父母给了我比较宽、自由的环境。

我比较喜欢自己保持不一样,即使今天回到这个企业当中,很多人说刘畅不像典型的企业家,可能有的时候像文艺青年,或者对时尚比较感兴趣,但我挺喜欢自己的样子。

虽然我跟别人的家庭环境非常不一样,而事实上,我自己有过很多不一样的选择,不一样的心态。我很小的时候就想,千万不要跟父母要钱,就想要赚钱证明自己,所以我在初中的时候去做雅芳小姐,卖化妆品,晚上宿舍一熄灯,就看我打着手电筒把别人的宿舍门推开,给她们讲,这个口红怎么样,这个眉笔怎么样。

我在社会上折腾过不同的创业项目,后来选择回来的时候是另外一种心境,我回头看我小时候的样子,在美国时,特别颓,特别垮的劲,染成黄头发、白头发表达不一样的自己。

高中时在美国那一段经历对我有很深的影响,因为两边学校的思维方式不一样,我试着跟自己对话,试着去倾听,试着去诉说,试着去原谅自己,理解自己对的或者不对的,或者出格的,或者有一些甚至跟别人不一样的想法,学着去接受自己。

在国外那一段去接受自己,倾听自己内心声音的时期,对我来说,是收获最大的。我不停地折腾,包括自己做了很多所谓不同领域的创业项目做,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

差不多十年之前,我面临要不要回家的问题。那个时候也有很多的选择,为什么要回来呢?其实有两方面方面:

第一,我家是1982年创业的,我自己跟这个企业年龄非常相似。我记得我小的时候,父母一边泡脚一边说着企业发展的事情,我爸说过一个广告词,养猪希望富,希望来帮助,这是一句广告词,通过四川省省台播遍了全国各地。

我们是农业企业中最早在省台打广告的,最早在乡间城市墙壁画广告的,在那个时代我们开辟了新的广告位置。而很多广告词就是一家人坐在那边泡脚的时候想出来的。就像这样的事情,点点滴滴贯穿了我整个生活。

回来之前,我在想,如果我不在家里工作,就会在很大程度上抽离开,这个家庭的存在跟公司的成长是息息相关的,完全不可分割。因为我们每一份感情都投入到里面,谈论的话题是相关的,如果不参与到这个事业当中,跟家里的话题就少了,企业其实是这个家庭很大一部分的链接。

第二,我小时候爸爸就开始创业。可能的在座也有创业者,创业者的生活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我跟父亲碰面的时间很少,妈妈也放弃掉事业回到家里支持他,后来出国留学再到北京读书,我们也是分开的。

我妈说你为什么不换一个角度思考,把公司当做家,你跟爸爸工作的时间就是父女相处的时光,这也是一种方式。我觉得我妈是一个有智慧的人。对于家人来讲最核心的就是陪伴。因此这两点从情感角度说服了我自己。

坦白讲,自己在外面创业的话,无论做什么样的行业你是一个初创者,打交道的是税务、公安、上下游供应商、定价,或者非常琐碎,非常耗时间的,这些耗掉很多的精力,我其实花这么大的牛劲,积累这么多的平台,我学习了这么多东西卖一个耳环,在这么一个地方卖给这些,就是打交道这些人。

我跟家庭一起并肩工作的时候,接触非常高层的人,资源也是不一样的,我们公司至今在国内是3A评级,是民营企业最高的评级,合作伙伴都是最好的,这是非常客观的现实。

后来我选择要回到这份事业当中其实是一个综合的平衡,而这个综合的平衡如果没有我之前在商会上打拼过,自己也成功过,也失败过这样一系列的经验积累,积累到最后这样一个心态是不可能的。其实我觉得人生在这个时间段是一个选择,而这种选择基于一种平衡。

我自己没有加入公司之前是家族企业的成员,加入公司之后,就会从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角度看待这份事业。我们在集团30年大庆的时候梳理了公司发展的历程,我非常开心的发现,其实一直以来这些公司像我父亲当年提出来那样,在每个时间阶段,在每个风口出现的时候都提前半步站在风口边上。

1982年我们是万元户,我们率先成立集团公司,在我们成立集团公司以后,快速地在全国饲料企业规模做大,在90年代的时候,我们在饲料领域的增长,不比任何一个互联网企业要少。

那个时候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资本市场,而我们获得了四川省第一个民营企业上市的机会,我们勇敢地上市了。

我们对这个行业的解读,对这片土地的希望,对这个土地的信任都很深。包括1996年作为民生银行的最主要发起者之一,参与到民生银行的建立当中。

民生银行是国内第一家民营银行,我们是民生银行20年来最大的股东,在民生银行发展过程当中,我们获得了丰厚的回报、积累了金融经验和金融人才。

另外在很早的时候,我们就走出国门,因为我们发现在云南边境有很多人把饲料背出国,因为饲料不是一个很有丰厚回报的产品,我们想这么点利润,居然还有人背出国,证明国外有市场。

这其实是一个特别单纯的机会让我们走出去,1997年,我们在越南开设了第一家公司,到现在全球30多个国家,有600多家公司。

我们是3A评级的民营企业,这在国内并不多见,是中国连续14年的五百强,在中国是最大的肉蛋奶综合供应商,我们公司从实体的角度是最大的蛋白质提供商,是鸡猪鸭最大的提供商,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优质的蛋白质,从澳洲进口最好的牛肉还有海鲜资源。我们是美国谷物在中国最大的终端用户和进口商。

从饲料单体来讲,我们是全球第二大饲料生产企业。另外我们现在拥有互联网银行的执照,建立了希望银行,我们邀请小米成为股东。在投资方面是全球顶尖核心基金的LP。我们在全球八万的员工,营收超过一千亿。

我们公司分为实体和金融投资两部分。先介绍一下实体部分,这也是我参与比较多的部分。

我们生猪的养殖加工能力在三年以后能够达到八百万到一千万头。在家禽加工方面,一年要宰杀十亿只左右的禽类,饲料的产量是全世界第二的,有1700万吨的样子。

同时我们做乳业,今天大家来的时候尝到了我们的各种牛奶,我们的乳业可以做到用冷链来保持牛奶的新鲜。我们也是全国乳企排名靠前的公司,这是我们实体的格局。

过去34年在实体做了很多工作,一开始做饲料,在这个产业链做种苗,我们做养殖,我们做饲料,我们做肉食加工,我们做食品的深加工,跟农户的合作当中提供担保。

我们在上游的供应链当中提供整个产业的能力,过去34年我们把上游所有的产业链全部贯穿。通过我们供应链的管理,把上游的做到最精。

现在做什么呢?这是我们今天来到的方向。今天这个社会是消费升级与互联网+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年轻人没有太多激情的事业中,上帝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打造一个完全属于我们的事业。

我们跟城市端的消费者,跟周围的亲朋好友,跟爸爸妈妈,亲戚朋友们来介绍我们产品的机会,这是我作为一个80后,一个消费者,作为一个妈妈,一个在家里负责买买买的人接触到的事,这是我们要做的。

我们从种苗到饲料到屠宰加工,整个产业链太长了。前三年陈春花老师跟我们一起做,分成两端,一端跟农民朋友打交道,跟养殖户打交道,前端是农牧端,把这一块的肉的质量做得越来越好。

后面这一端是食品端,我们创造了美食研发中心,有最核心的研发美食的能力。

我们过去做社会化的餐厅服务,一直在你们身边,只是你们不知道,你们吃真功夫,吃的所有的中餐、西餐,其实我们都有参与。我们有能力把中餐标准化,而中餐标准化从而再工业化,这不是每个人可以做到的,你需要整个上游的供应链配合,这是我们三十几年积累的能力。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我们可以提供非常安全的食品,把这些非常安全的食品有序的安排生产,稳固供应到下游的供应链。

怎么样把这一道好吃的菜标准化了,然后再产业化这些能力我有。这些能力是互联网新创公司比较缺乏的。所以我做什么呢?把这些能力拎出来,把它变成一种服务,我们成立美食研发中心,把研发能力变成一种服务,对我下游的社会化餐饮或者互联网渠道,找准消费的不同的群体,比如像在工作中的妈妈,或者健身人群,或者一些需要营养餐的人群,或者需要一些对自己好的人,不在家里做饭的人群,为他们提供精准解决方案。

因此我把自己最专业的研发能力和制作能力,最重要的上游能力变成我的服务能力来服务另外一些企业,这一块是食品端的业务。

另外再说金融与投资,通过民生银行参与金融与投资,我们学会了如何做金融,我们也理解金融对实业的意义。过去我们是民生银行最大的股东,我们也做了希望银行。同时我们有一个证券平台,在金融方面有饱满的版图。

在投资方面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希望更专业的人带着我们走。我们做不同的投资,分布不同的领域当中,第一是农业和食品,第二个医疗方面,第三个供应链金融方面,TMT也有,这些是重点投入的领域。

刚才提到国际化的话,这也是我们未来核心增长的可能,在全球已经有很多产业的布局,不管我们自己去建工厂的,还是用自己的资本去投资,可能方向不太一样,过去我们做产业供应链,在全球范围当中去选,大概是两种思路:

首先一些比较发达国家,他们有比较好的品牌,又拥有比较好的技术、资源,比如澳大利亚有特别好的牛肉和特别好的奶源,他们产品天生条件下跟我们中国市场上互补的,我们用资本尽可能投资它,把这么好的产品带到中国市场来。

去到发展中国家的话,探究人口的红利,我们自己本来是做产业的,我们有产业的经验,我们知道从供应链的角度考虑产业,去到一个国家应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怎么样节省时间。在发展中国家,我们是以原有的产业供应链的角度投资。

这两种角度上有自我挑战的意识。无论去到任何一个海外地方,还是创造的产品,更多的在于能不能在别人的地方生根发芽,基于尊重别人的文化去理解别人的情感,建立自己的朋友圈,这是最核心的。

你不一定懂得如何做牛奶,或者懂什么样的专业知识,只要有这样一个全球化的视野,对自己没有设限,能够用包容的心态把当地文化激发出来的人,我觉得才是全球化的人才。

可以看到我需要的人基于三种情况,消费升级,客户需求,对于服务、对于品质非常敏感的人。第二,对于供应链的管理,未来基于供应链的管理我们去做一些金融的供应链金融。另外互联网+,我们今天来这里有很大的出发点也是新希望做了30多年,很努力的去打造大数据公司。(根据刘畅的公开演讲整理,有删减)

原文链接:http://news.pedaily.cn/201610/20161012403934.shtml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编辑:李薇
相关新闻